• <em id="nqzdj"><ruby id="nqzdj"><input id="nqzdj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• <em id="nqzdj"><acronym id="nqzdj"><blockquote id="nqzdj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    <button id="nqzdj"><object id="nqzdj"></object></button>
  • 當信使成為告密者,讀鐵凝京味小說《信使》

    • 1625536424
    • 北京晚報

    京味小說可上溯至“三言二拍”,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,及至老舍等人的著作,但若談起鐵凝的一些小說屬于“京味小說”,許多人或許不同意,畢竟鐵凝的小說視點很多,涵蓋天南海北。發表于《北京文學》2021年第6期的短篇小說《信使》,便屬“京味小說”;同年發表于《十月》的中篇小說《永遠有多遠》,也屬“京味小說”?!缎攀埂愤@篇近一萬三千字的小說,若按容量看,算是個“小中篇”了,但讀起來非常通暢,讀后意猶未盡。

    當那個綽號為“起子”的人物出現時,讀者的腦海中立刻會閃現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北京走街串巷、四處游逛的年輕人。這些年輕人有可能馬上去“上山下鄉”,也有可能投身于服務行業,運氣好的參了軍、進了工廠?!捌鹱印笔恰靶疫\兒”,他不僅進入文化口的下屬單位畫彩蛋,而且這彩蛋既能出口,也能轉內銷,還能讓人在文化貧乏的年代領略色彩變幻的奇妙。

    不僅是工作好,“起子”還住在一套祖上留下的四合院里;在住房窄小、擁擠的年代,他無疑是個“地主”。貌美瓷白的李花開之所以看上這個矮胖、油膩且有些市儈氣的人,和他的“豐衣足食”是分不開的。她同“起子”的結合,實際利益要多于愛情。

    在一個人人都需要單位的年代,李花開和陸婧這對兒“閨蜜”一個在印刷廠當文秘,一個在地方戲研究所當編輯,似乎都屬于社會的“邊緣人”。李花開婚后常和陸婧圍在“起子”用干豬皮擦得锃亮的小鐵爐前喝茶,聊私房話;為“保險”起見,陸婧還將自己的情書從單位轉寄到李花開家來看。不過禍患也由此引出——“起子”竟將這些情書一一拆開偷看,那些情真意切的動人詞句,讓他的內心極不平衡。借工作之便,他用相機將情書翻拍,在李花開出差時以此要挾陸婧,讓陸婧的父親將他調到正經的文化單位去工作,陸婧未允,不過此事確實也辦不成?!捌鹱印北惆逊牡摹白镒C”寄給雙方領導,“信使”就此成為“告密者”,當事男女雙雙受了處分。

    事后李花開得知是“起子”告的密,揭瓦上房執意要同“起子”離婚,在“起子”的哀求中,跳房摔殘了腿。雖說后來她告訴陸婧自己并不是因為這件事才同“起子”離婚,但卻用此舉證明了她們牢固的友誼。她和“起子”離婚的同時,也懷上了他的孩子,生下孩子,便遠走他鄉。兒子長大參軍,退役后選擇返鄉,在李花開危難之時,扶助她舊友的旅游公司謀事,接著又盤下一個“時代體育”小店,事業干得風生水起……時光荏苒,李花開和陸婧再次相見,物是人非,一切都在苦澀的“黑色幽默”中煙消云散,只有當年那個小鐵爐進了平民博物館。小鐵爐應該說是《信使》這篇小說的點睛之筆,它把小說的人物和情節有機串聯起來,在矛盾爆發時被推倒,騰起煙霧,卻又完好無損地成為時代的見證。

    讀鐵凝的小說,常有一種以小見大、以微識巨的心理感受;她的小說好像還有類似推理破案的懸念感,那些細小的生活遞進層面常讓人感到糾結,這也是小說可讀耐讀催人讀的一個因素。與此同時,在鐵凝看似家長里短的敘述中,潛行著非常深刻的內涵,這內涵常讓人想起“竊聽風暴”與“告密者”這類文本的拆解,個人隱私無從保護。

    鐵凝是一個優秀的作家,她的小說于不動聲色的描繪中,將一個個人物形象引出,讓人回味,發人深省,這的確令人嘆服。她把光怪陸離的人和事黏合在一起,又將他們剝離,從而呈現出一個復雜變異的社會圖層,然后再次拼接,用筆悄然抒寫,呈現出冬去春來的交替變換。

    • 編輯:宋硯凝
    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    征文啟事

   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    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    投稿郵箱:tougao@visitbeijing.com.cn

    咨詢QQ:490768046

    編輯推薦

      專題推薦

      文化北京

      我要查

  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  Copyright ? 2002-2021 www.amptec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