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nqzdj"><ruby id="nqzdj"><input id="nqzdj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• <em id="nqzdj"><acronym id="nqzdj"><blockquote id="nqzdj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    <button id="nqzdj"><object id="nqzdj"></object></button>
  • 首演三十年后再登臺,歌劇《黨的女兒》都有哪些新變化?

    • 1625561571
    • 北京日報客戶端

    “朝霞滿天,杜鵑花開。紅色基因,代代相傳?!眹掖髣≡旱谝慌啪殢d里,鮮紅的標語鼓舞人心,經典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正在進行緊張有序的排練。

    1991年,集結了全軍文藝力量的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成功首演。三十年后,建黨百年之際,經典歸來。7月13日至18日,國家大劇院版經典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即將與觀眾相見。

    三十年后再復排

    “守正創新”壓力大

    《小別離》《小歡喜》等熱播電視劇,讓許多觀眾記住了導演汪俊的名字,但對歌劇舞臺,汪俊始終抱有一種特殊的情結。1991年,剛從中央戲劇院學院畢業不久,汪俊就參與執導了歌劇《黨的女兒》首演。整整三十年過去,與《黨的女兒》重逢,汪俊格外驚喜,更覺得責任重大,他用“誠惶誠恐”來形容這段時間的心情?!昂艽笠徊糠衷蛟谟谖覍@部作品太熟悉了?!蓖艨「^90余場《黨的女兒》的演出,“所有的唱段、調度,我都背得滾瓜爛熟?!敝两?,《黨的女兒》已演出過600余場,前輩們塑造的版本在觀眾心目中難以撼動。

    但三十年來,觀眾的審美習慣也在隨時代發生變遷。本次創排過程中,汪俊經常提到“守正創新”的原則,在保有經典作品原本基調的同時,本版《黨的女兒》將大膽探索。汪俊透露,在舞美方面,主創團隊將進行相應的調整,另外,此前的版本中,合唱團在樂池中演唱,這一次,他們將走上舞臺,扮成群眾角色。

    在音樂方面,執棒本版《黨的女兒》的著名指揮家李心草精益求精,他深知,再度把《黨的女兒》搬上舞臺,容不得有一點不如意。為此,李心草花費了很長時間,與當年參與創作的作曲家、國家大劇院的工作人員一遍遍校對總譜,樂團排練時遇到的問題更要及時改正。

   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雷佳將飾演女主角、共產黨員田玉梅?!疤镉衩肥欠浅=浀涞娜宋镄蜗??!彪娪?、歌劇、京劇等藝術形式都有過精彩的詮釋,從前輩們手中接過接力棒,雷佳一直在思考,“新時代的舞臺上,究竟要有什么樣的田玉梅?”她循著田玉梅的戲劇發展去探尋角色的內心世界,“她是溫情又嚴厲的母親,是支持丈夫事業的妻子,更是信仰無比堅定的黨員,我希望從不同的側面來豐富這個角色?!崩准巡粌H在自己的排練中投入了全部精力,另一組演員上場時,她同樣留下來默戲、看戲。當年首演版的主演前輩也來到了排練現場,手把手地教大家揣摩每一個角色。從《黨的女兒》中,雷佳看到了藝術的薪火相傳,更看到了紅色血脈和信念的代代傳承,“正是因為有無數像田玉梅一樣的黨員,中國共產黨才能帶領人民一直走到今天?!?br>

    從《偉大征程》到《黨的女兒》

    多位主演無縫進組

    對著名歌唱家廖昌永來說,這個夏天格外忙碌。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《偉大征程》最終的“領航”部分中,由殷秀梅、魏松、廖昌永、么紅領唱的歌曲《領航》直入云霄。當觀眾依舊回味它的余韻時,廖昌永又無縫進組《黨的女兒》。

    “兼顧兩邊,的確有一些困難?!绷尾勒f。6月初,他抵達國家大劇院排練《黨的女兒》,約一周后,他又出現在《偉大征程》的排練現場?!斑M組后,我們才知道自己要演唱的曲目是什么,過程中又經歷過很多次修改?!薄秱ゴ笳鞒獭返娜垦輪T近8000人,安排協調是極大的工作量,經常是在凌晨四點,廖昌永才收到當天的排練通知。

    雷佳、薛皓垠、王澤南、蔣寧等參演本版《黨的女兒》的歌唱家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。在《偉大征程》排練間隙,大家會碰到一起,互相對對《黨的女兒》的臺詞,找找感覺。當《偉大征程》的演出告一段落時,他們立即轉戰國家大劇院繼續排練。在廖昌永心中,《黨的女兒》劇組很團結,也很溫暖。曾經參演過這部作品的演員,經常會給其他人提出建議,“雖然時間很緊,但所有人都被激發出了最大的潛能?!?br>

    全新挑戰

    民族歌劇的火候難拿捏

    要說演歌劇,廖昌永絕不陌生,但這次遇到的角色,讓他有些犯難。在本版《黨的女兒》中,廖昌永飾演的七叔公是一個非常立體的角色。早年間,疾惡如仇的七叔公處處打抱不平,但他最終發現,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時局,只有共產黨才能領導百姓推翻舊世界。

    在廖昌永飾演的眾多歌劇角色中,七叔公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“老年人”?!绑w態、語氣、聲音的色彩,都要符合七叔公的年齡?!钡鳛閯趧尤嗣?,七叔公老態,手腳卻極為麻利,智斗叛徒時,閱歷豐富的他更有狡黠的一面,拿捏一些雙關語的臺詞時,“要讓劇中的叛徒聽不明白,又要讓現場觀眾聽得明白”,其中的火候,實在不好拿捏。

    《黨的女兒》也是廖昌永演繹的第一部“純粹”的板腔體民族歌劇。唱腔上,“我們不能把它唱成戲曲,但又要保留很多戲曲的風格特點?!痹趹蚯c歌劇之間,包括廖昌永在內的許多習慣了西洋唱法的歌唱家,都要重新找到一個平衡點。中國式“道白”取代了西洋式“宣敘調”,演員在舞臺上連唱帶說,“語言的邏輯重音、演員的心理節奏要符合音樂的行進,卡得死死的,還要做到不脫節、不突兀?!绷尾勒f,“另外,在肢體語言上,我們需要參考戲曲的一些手勢和動作,融匯到歌劇的表演體系中,這些都需要我們花時間去調整和研究,是全新的挑戰?!?br>

    • 編輯:宋硯凝
    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    征文啟事

   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    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    投稿郵箱:tougao@visitbeijing.com.cn

    咨詢QQ:490768046

    編輯推薦

      專題推薦

      文化北京

      我要查

  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  Copyright ? 2002-2021 www.amptec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